网络游戏

《电锯惊魂》通关视频攻略2

2022-04-05 来源:网络 整理:游戏131(www.youxi131.com)

电锯惊魂2详细剧情

警探埃里克·马修与他年轻叛逆的儿子丹尼尔争吵后,警局呼叫他到竖锯所设计的命案现场作调查,发现他的名字被写在墙上。受害者被一个致命的铁制面罩夹住头部而死亡,面罩上标示著威尔森钢铁公司的标志,马修便召集了SWAT来到此公司的废弃工厂,此工厂为竖锯另一个藏身处。

里面有一个摆放多台电脑的控制室,荧幕画面显示著许多受害者受困在一个充满毒气的屋子里,而其中一个受害者就是他的儿子丹尼尔。电脑旁边有一个计时器,标示著受害者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存活。

竖锯就在那工厂里,静静地坐在办公桌旁,因为罹患癌症,看起来非常衰弱。他告诉马修如果他能与他坐下来长谈,他儿子就能安然无恙。

在毒气的屋子里,除了丹尼尔,阿曼达也在现场(第一集戈登医生回忆里的唯一幸存者)。逃生的出口会在三个小时后打开,但是沙林毒气正在屋子里蔓延,除非他们能找到解毒剂,否则将会在两小时内死亡。其中一枚就在房间内的保险箱里,打开的关键就在“每个人思想的背后”。

泽维尔(毒贩)不顾警告试着用钥匙打开房门,结果触动门上的手枪机关,射杀了正从猫眼向外窥探的葛斯(盗用公款犯)。

马修正与竖锯对话,试着争取时间追踪讯号的来源。此时受害者正在屋子里找寻解毒剂,他们在地下室发现留言给欧比(纵火犯)的录音带,得知欧比正是协助绑架他们的人。欧比试着爬入一个火炉拿取解毒剂,结果触动机关而被烧死在火炉里。

不久他们发现留给泽维尔的录音带,内容有关泽维尔因贩毒受到竖锯的谴责。房间有一个装满注射针管的大坑,其中一支栓有打开屋内壁柜的钥匙。然而泽维尔并没有自己跳下寻找钥匙,反而把阿曼达丢进去。阿曼达最终找到钥匙,但泽维尔未能及时开门,解毒剂也因此消失了。

竖锯透露,屋子里的人全都是马修警探陷害的罪犯,如果他们发现丹尼尔就是他的儿子,对丹尼尔将会极为不利。马修无法忍受竖锯漫无边际的谈话,决定把他所设计的机关图纸毁掉以此胁迫他,但竖锯不为所动。

泽维尔脱队自行找寻线索,发现葛斯的脖子后面有一个上色的号码,得知密码就在脖子后面。泽维尔杀了乔纳斯,得到他的号码,继续找寻剩下的四位受害者。此时,他们得知丹尼尔就是抓他们进牢的警探的儿子(线索在一幅照片后面),接著罗拉因毒气而身亡。

艾迪森蹒跚的来到一个房间,看到一只玻璃盒子里装有解毒剂,去拿时却无法抽手而卡在盒子里。泽维尔听到艾迪森求救的呼喊,只记下她脖子后的号码就离开了,艾迪森失血过多身亡。之后泽维尔发现丹尼尔的真实身分,追捕他和阿曼达。

马修从荧幕上看到这一切,失去控制开始殴打竖锯,最后持枪威胁他带他去那个屋子。他们离开之后,科技小组发现讯号的来源也跟着前往。

扩展资料

幕后故事:

《电锯惊魂》是那种典型地被期望拍摄续集的电影,因为在其结尾,虽然谜团已经被揭开,但仍然有大量的疑问等待着制作者去解答。曾经有许多热心影迷写信到制片公司询问一些故事的细节,而例如“竖锯”的身份等基础的问题也的确需要有人为他们做出解答。

从制片公司的角度来看,为做一部独立制作,《电锯惊魂》的成本仅仅120万美元,但是出色的创意和精良的制作掩盖了所有低成本的粗糙,全球票房超过1亿美元,这也为影片的续集埋下了伏笔。

原作的导演詹姆斯·温是位马来西亚华人,在执导这部处女作时仅仅27岁,编剧同时担任主演的雷·沃纳尔也未到30岁,原作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于这种年轻的创造精神,在续集里他们退居幕后担任执行制片人,将导演的工作交给了更年轻的仅有26岁的达伦·里恩·鲍斯曼。

鲍斯曼原本是位音乐MV和广告片导演,该片同样也是他的电影长片处女作,他希望这部续集能够更加侧重变态杀人狂的内心描写,令影迷更加深刻地了解疯狂背后的东西,同时也对影片最后的结局讳莫如深,并解释说这也是影片最大的吸引力之一。

雷·沃纳尔担任该片的编剧,而之前他是活跃在澳大利亚银幕上的演员,直到2000年他在《黑客帝国2》露面并以这部影片进入美国电影圈。在该片里,他显示出过人的编剧才华,当然他同时也没有放弃自己的本行,在该片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

该片导演达伦·里恩·鲍斯曼在堪萨斯州长大,以极高的热情跻身于戏剧社团。他曾进入堪萨斯大学学习戏剧和电影专业,二年级时转学至奥兰多的电影学院。鲍斯曼在佛罗里达州时开始创作和拍摄恐怖短片,来到洛杉矶后,鲍斯曼涉身电视界,执导音乐电视和商业广告,逐渐出落成为一名独立导演。

鲍斯曼说,在他看第一部《电锯惊魂》时,完全被悬疑惊悚的情节深深的吸引了,被现实境遇所迫,这些真切的人们不得不变成魔鬼,这次,他们要聚焦于那个变态杀人狂,让第一部影片的粉丝看到他真正的面目。重新归队的原班主创人马,更高的预算和更高的热情,所有人的目标就是超越首部《电锯惊魂》。

与第一部紧张、复杂、惊险、通过闪回逐渐解开谜团的剧情相比,续集直白了不少,因为除去了神秘的面纱且凶手已知,冲击力自然也减半,不过,续集的最大保证是绝对加倍地血腥——极尽折磨的新手段。

原班人马的回归,包括第一集中被凶手戴上铁头盔, 从人肚子挖出钥匙求生的那位,要满足观众万圣节嗜血的愿望,是绝对足够了。

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延续《电锯惊魂》似的叙述角度,电影仿佛更像是一部角色扮演游戏,它不光完全从受害者的角度来讲述案情的发展,让观众通过这种视角身临其境,和受害者一同感受痛苦,也同受害者一起拼命寻找蛛丝马迹,希望逃出生天。种种未知的元素激起无限恐怖。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电锯惊魂



电锯惊魂2攻略

是用鼠标控制的 我走那里是用一只手固定住鼠标 一只手来慢慢移动鼠标 试了N次才过去的 看rp吧

《电锯惊魂2》剧情大神们帮帮忙

有四个版本 版本1 在对一件恐怖的谋杀进行调查时,凯莉侦探意识到,那个臭名昭著的杀手“竖锯”又开始他那令人闻风丧胆的杀人游戏了。但是这次他变本加厉,把八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锁在一个房间里,逼迫他们自相残杀。 版本2(详细版) 警探埃里克·马修与他年轻叛逆的儿子丹尼尔争吵后,警局呼叫他到拼图杀人狂所设计的命案现场作调查,因为他的名字被写在墙上。受害者被一个致命的铁制面罩夹住头部而死亡,面罩上标示著威尔森钢铁公司的标志,马修便召集了SWAT来到此公司的废弃工厂,此工厂为拼图杀人狂另一个藏身处。里面有一个摆放多台电脑的控制室,荧幕画面显示著许多受害者受困在一个充满毒气的屋子里,而其中一个受害者就是他的儿子丹尼尔。电脑旁边有一个计时器,标示著受害者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存活。拼图杀人狂就在那工厂里,静静地坐在办公桌旁,因为罹患癌症,看起来非常衰弱。他告诉马修如果他能与他坐下来长谈,便他儿子就能安然无恙。 在毒气的屋子里,被绑架的受害者们一一个醒过来了。除了丹尼尔,阿曼达也在现场(第一集唯一逃脱的受害者)。这些受害者从一个录音机得知,虽然逃生的出口会在三个小时后打开,但是沙林毒气正在屋子里蔓延,除非他们能找到解毒剂,否则将会在两小时内死亡。其中一枚解毒剂就在他们待的房间内的保险箱里,打开的关键就在“每个人思想的背后”(in the back of their mind)。地上有一张纸条和一把钥匙,纸条写着“请勿试着用此钥匙打开房门”,泽维尔(贩毒犯)仍然试着要用钥匙打开房门,结果触动机关,射杀了正从房门探视孔望出去的Gus(盗用公款犯)。 这时场景转到工厂,马修正与拼图杀人狂对话,试着要争取时间以便追踪电脑萤幕发送讯号的来源。此时受害者正在屋子里找寻解毒剂,他们在地下室发现留言给欧比(纵火犯)的录音带,得知欧比正是绑架他们的人。不久之後,欧比试着爬入一个火炉拿取解毒剂,触动机关而被烧死在火炉里。 他们发现另一卷录音带,内容有关泽维尔因贩毒受到拼图杀人狂的谴责。另外,他们发现一间房间有一个充满使用过的针筒的大凹槽,里面有一把打开装有解毒剂的房间的钥匙。然而泽维尔并没有自己跳入凹槽寻找钥匙,反而把阿曼达丢进去。阿曼达最终找到钥匙,但泽维尔无法及时打开门,解毒剂也因此消失了。 拼图杀人狂透露,屋子里的人全都是马修警探陷害的罪犯,如果他们发现丹尼尔就是他的儿子,可能就会杀害丹尼尔。马修无法忍受拼图杀人狂漫无边际的谈话,决定要把他所设计的机关的样板毁掉,试探能否因此胁迫他,但马修最终失败了。 泽维尔脱队,自行在屋子里找寻线索,发现Gus的脖子后面有一个上色的号码,得知密码就在脖子后面。泽维尔之后杀了乔纳斯,得到他的号码,继续找寻剩下的四位受害者。此时,他们得知丹尼尔就是抓他们进牢的警探的儿子(线索在一幅照片后面),接著罗拉因毒气而身亡。 艾迪森蹒跚的来到一个房间,看见有一个玻璃盒子里装有解毒剂(原本为Gus的机关),伸手进去拿时,因为机关上带有很多锋利的刀片,无法抽手而卡在盒子里。泽维尔听到艾迪森求救的呼喊,但没有帮她解开盒子,记下她脖子后的号码就离开了,艾迪森失血过多身亡。之后泽维尔发现丹尼尔的真实身分,追捕他和阿曼达。 马修从荧幕上看到这一切,失去控制开始殴打拼图杀人狂,差点就把他杀死,最后持枪威胁他带他去那个屋子。他们离开之後,科技小组发现讯号的来源也跟着前往。 泽维尔疯狂地追著阿曼达和丹尼尔,通过一道通往浴室(第一集的游戏室,还留有戈登医生锯下的脚、泽普和亚当的轻微腐烂的尸体)的陷阱门。当泽维尔要胁阿曼达提供她的号码时,她问他要如何看自己的号码,结果泽维尔就把他脖子后的号码割下。泽维尔接着攻击倒下的丹尼尔,但丹尼尔假装死亡,趁他不注意时,用戈登医生锯脚的锯子划破他的喉咙。 马修抵达屋子且独自进入,最后发现了那到陷阱门。同时SWAT的队伍也进到荧幕讯号的屋子,却发现跟荧幕上的屋子不一样。受害者发生的一切事情其实早已结束,只是透过录影带播放,在传送到杀人狂藏身的工厂里。 马修到了浴室,一个戴着猪头面具的人拿着针头刺进了他的大腿,在麻醉药的作用下马修变得不省人事。此时工厂的计时器倒数结束,一个保险柜打开了,丹尼尔就在里面。 马修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栓在水管上,旁边有一卷录音带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阿曼达做的。在一连串的回想之后,我们发现阿曼达早已成为拼图杀人狂的门徒,而马修正是她的第一个游戏测试者,当作是马修陷害她入狱的报复。阿曼达出现在浴室门口,关门之前说了一句“游戏结束!”屋子外,濒死的杀人狂露出了笑容。 版本3 凶残成性的变态杀人狂带着他新发明的杀人游戏回来了,这回他要用更诡异的方式,令他指定的游戏参与者更加深刻地体验到生命的价值。又一位带着“竖锯”标签式的死亡特征的受害人被警方发现,这令探员埃里克·马修重新回到之前的惊悚噩梦之中,但这一次令他意外的是杀人者留下了十分明显的线索,这些令人意料之外的收获让调查进行得十分顺利。但所有这一切其实都在“竖锯”的掌控之中,留下线索并令自己被捕正是他进行下一个邪恶游戏中的重要前提:即将有8位相互陌生的人被迫加入游戏,而更疯狂的是,除此之外的另一位游戏者已经被锁定为马修斯。在“竖锯”的策划下,又一场充满惊险的生死游戏就要开始了…… 版本4 “电锯杀人狂”的杀人游戏依然在继续,众多的倒霉者们也纷纷无可幸免地成为杀人狂的牺牲品。这一次,“电锯杀人狂”在躲过了警员们的追踪之后,又想出了更加残忍恶毒的招数来“考验”和蹂躏那些无辜、无助的人们。 尽管,杀人的招数有所变化,但“电锯杀人狂”所遵照的杀人准则却依然不变:那就是将抓来的“试验品”放在自己事先设计好的设备中,这一次是一个有着巨大弹力的带刺铁夹,并将这个铁夹安置在了受害者的头上,允许的时间一旦到达,或者铁夹的功能一旦启动,铁夹便会以巨大的弹力合拢,那时,受害者的头颅必定会随着铁夹合并的一声巨响而面目全非。在这之前,杀人狂魔依然会给牺牲品一个短暂而痛苦的自救时间,而且还会给他一个“现场”的提示——那就是,杀人魔还会带着他那恐怖的惨白面具,在电视里无情地恐吓和刺激着受害者身体里每一个惊恐的细胞。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平凡而无助的受害者怎能经受得住如此残酷的精神蹂躏与身体的迫害,惨死当场是不可避免的。而留给警察的线索也依然是那样的模糊且少而又少。 在经过了几次与警方的斗智之后,“电锯杀人狂”似乎感觉尚未过瘾。于是,开始策划了一起更大更加残忍的杀人事件。此次称得上“终极死亡游戏”中杀人魔一共“邀请”了八个人参加,这当中,以性格外向、易于冲动的年轻男女居多。也许,这似乎正是杀人魔精心策划的结果。疯狂至极的杀人魔亦欲以此次的多人参加的“杀人游戏”满足自己愈发高涨的屠戮心理。人们在死亡前的挣扎与歇斯底里以及人与人之间面对死亡与生存的抉择时的相互“撕咬”和迫害似乎可以大大地增加其荷尔蒙的分泌,也最能带给他快感。当这八个人被困一处,逐一地进入相互猜忌、相互怀疑、相互仇视甚至相互屠戮的时候,杀人魔的杀人游戏也到达了顶点……

电锯惊魂2里阿曼达的问题,骨灰级电影达人指教!!!

阿曼达本身就是这个游戏的一部分,她是进入到游戏中和其他人一起玩,并引导这些人的。
由于她一开始已经通过了测试,所以成为了竖锯的接班人,因为那时候竖锯已经快死了。
而她要想接过竖锯的班,那就要接受新的测试,和大家一起玩一场新的游戏。只不过和其他人不同的是,那些人参加进来是被动的,而她是主动的,而且这个游戏的机关是她设的。
更为主要的是,这个游戏里面的主角其实是那个警察,竖锯和阿曼达绑架了这个警察的儿子,并把他的儿子送进了游戏,而在这游戏过程中由阿曼达带领他,并且将这一切录下来给警察看。最后导致警察根据录象显示的地点去找儿子,结果是自己中了圈套。
阿曼达带领警察的儿子其主要原因是这个警察以前曾经在抓捕阿曼达时虐待过她,好像还伪造过证据诬陷她。而阿曼达要通过这个游戏让自己超越仇恨的包袱,真正能进入到游戏中感受这个生死游戏带给她的启示。
而竖锯选这个警察的原因就正是因为这个警察对待自己职业的两面性,一方面他代表正义,代表法律和秩序,而另一方面他为了维护法律和秩序却一直使用着违背法律的手段。
竖锯选他就是为了让他在这场游戏中认识自己的所做的一切,告诉警察他虽然是在维护正义,但这个正义则由非正义的手段驱动的,所以在他这里正义与非正义的界限已经模糊了。
最后警察似乎一直没能体会竖锯的想要告诉他的,结果自然他就被送进游戏去了。(事实自己儿子被绑了,谁他妈的能有工夫陪一个杀人犯玩哲学游戏啊。)
而这个续集真正的主角其实是阿曼达,新一代的竖锯。想通过这个游戏而让阿曼达超越自己,成为真正的合格的竖锯,但从第三集证明阿曼达并不是合适人选。她并没能真正理解这个游戏中真正体现的人类哲学,而是只把这个游戏当成一场纯粹的杀戮游戏,最后也付出了代价。

不过本人最后要声明的是,这个电影中所标榜的哲学纯粹扯淡,缺乏对人性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那么这个哲学也是不存在意义的。因为承载哲学的主体是人类的人文精神,缺乏这个人就已无法称之为人。所以竖锯提倡的这种通过死亡的试炼来体验人生意义的哲学纯粹他妈的胡扯,那些通过死亡试炼的哪一个没有受过非人的折磨?受过这种折磨的人如何还能对生命的意义持有健康的观点?竖锯不过是个疯子,一个遭受了病魔折磨后不甘心只有自己倒霉便想拉其他人下水的心理变态者罢了!

电锯惊魂2结尾竖锯死了?

竖锯老头在第2部还没死(虽然被打得很惨),而是在第3部中被杰夫割喉而死。虽然老头终于挂了,但是在后续作品中还会以回忆和倒叙的方式出现。